皖西北信息网

家长圈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教育 > 家长圈 > 朋友圈晒娃 为何四年级后频频“蒸发”

朋友圈晒娃 为何四年级后频频“蒸发”

朋友圈晒娃 为何四年级后频频“蒸发”

人民视觉供图

  0-6岁天天晒,孩子干啥都可爱;

  一二年级经常晒,孩子得表扬了、戴红领巾了、当上卫生委员了;

  三年级偶尔晒,晒孩子写的作文画的画,开始抱怨辅导不了了;

  四年级开始消失,几个月晒一次;

  五年级不晒了,抱怨陪着写作业折寿,为心脏支架降价欢呼;

  六年级完全消失,什么话都不说了,就像没生过孩子一样……

  前不久,亲子育儿专家杨樾的一段文字引发不少家长的共鸣,在新浪微博上 “#朋友圈不再晒娃的原因#”话题迅速登上热搜,阅读量达1.9亿,讨论数达2.9万。

  杨樾经过长时间的观察,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:超七成的孩子在四年级之后,在父母的朋友圈中“消失”了,等你下一次看到这些蒸发的孩子,也许他们已上大学了。

  为什么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,父母在社交平台上晒娃的热情越来越低?是“神兽”进入青春叛逆期,让头疼的父母没有了想晒的欲望;还是孩子的学习从让人操心到让人灰心,让部分原本‘嘚瑟’的家长失去了晒娃的底气?

  从热情满满到逐渐倦怠的朋友圈晒娃

  广西百色覃岚女士的朋友圈里,儿子已经“失踪”快两年了。

  曾经一度,覃岚也是朋友圈的晒娃狂人。儿子过个生日、在幼儿园参加个活动,甚至换个新发型她都会饶有兴致地拍上九宫格发朋友圈并认真配文。尤其是儿子8岁那年,初学软笔书法时的一组作品,引来众多亲友在朋友圈围观,评论区全是诸如“小小年纪,笔下已经见风骨”“小书法家真棒”之类的赞美,覃岚此后便隔三差五晒儿子的作品给亲友品鉴,动辄近百条点赞和评论,让她成就感满满。

  随着孩子升入小学高年级,覃岚每天面对儿子时的心情,渐渐从百看不厌转变为看见就烦。身为辅警的她平时上班雷厉风行惯了,可每天辅导孩子作业,儿子边玩边写的拖拉劲儿把她折磨得没了脾气。“目测两个半小时就能完成的家庭作业,有时我晚上加班到10点回家他还没写完,过了1个小时再去检查还没写完!服得透透的!”

  覃岚不仅对在朋友圈晒孩子学习毫无兴趣,而且对儿子擅长的篮球、书法领域取得新进步,也渐渐失去了晒的热情。“原来觉得儿子挺有才的,后来发现他班上很多孩子都多才多艺,有弹钢琴的、跳拉丁舞的、练跆拳道的,大家现在都不怎么晒了,担心自己孩子‘三脚猫功夫’晒出来贻笑大方”。

  有时候周末,覃岚带儿子去游乐场开卡丁车,或是回老家教儿子做竹筒饭、钓鱼。亲子畅游的时刻,她都会拍下大量照片,不过这些珍贵照片一般都只在家庭成员内部分享,“尽量不在朋友圈晒玩乐的内容,怕人家说我们贪玩,不求上进。而且在一群不熟的人面前,批评或炫耀孩子,对孩子心智的成长没好处。”

  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刘女士儿子今年已经读小学六年级。儿子4岁那年报跆拳道兴趣班后,刘女士结识了一帮同龄孩子的妈妈。她发现还没有给孩子报兴趣班之前,妈妈们基本上以晒孩子的吃喝玩乐为主;4-6岁孩子上小学之前,以晒孩子参加各种辅导兴趣班,参加各类证书考试的成绩为主;孩子上小学后家长晒得比较多的是给孩子辅导作业、孩子考试考砸了的各种苦恼。

  “期末考试后到学校放寒假之初的一段时间,必定是一年中家长们朋友圈‘晒娃’的高峰期。”刘女士说,这段时间,除了各种晒奖状、晒成绩、晒奖励的,还有类似“答应孩子考到年级前10就带他来迪士尼,来兑现承诺了”的凡尔赛体花式晒娃。

  刘女士表示,大部分妈妈都会在孩子上高年级之后,逐渐进入晒娃倦怠期。因为班上孩子的成绩越拉越大,还有很多家长在孩子低年级时立的各种Flag(意指公开树立的目标)被现实打脸,进入中年危机的家长逐渐认清一个现实:晒娃有时候还不如晒晒阳台上养的花花草草——在子女教育的问题上,不是一分耕耘就会有一分收获,也不是每个问题都有相应正确的解答。

  “四年级蒸发现象”的背后

  山东淄博的艺考辅导老师张驰,朋友圈更新频率基本维持在日更,近一个月30多条原创分享中,仅有3条与8岁儿子相关,与儿子小时候换一块尿不湿、咬坏了一只奶嘴都要发条朋友圈“昭告天下”相比,现在她的朋友圈里关于亲子互动日常的分享,显而易见地变少了。近一个月里,除了儿子埋头拼乐高,似乎只有一次排队买糖球的经历,是枯燥日常以外的甜。

  张驰认为,与其说是“四年级人间蒸发”现象,父母“晒娃”频率降低了,不如说一方面,孩子的时间不再单纯为父母所有,娱乐时间被学业越来越多地挤占,也越来越“吝啬”与父母分享;另一方面,来自工作和家庭密不透风的压力让父母也越来越“难顶”,柴米油盐都管不过来,哪里顾得上和孩子吟诗作赋?哪怕是周末,她和儿子也要在英语口语、硬笔书法、篮球和画画几个特长班之间辗转,甚至每一分钟路上的时间都被掐着表计算。对亲子相处乐趣的探索热情,就在这样重复的每一天中被渐渐消磨。

  在北京一家外企负责景观设计的胡丹女士坦言,30岁到40岁左右年纪的员工是公司的主力,大城市的工作压力和孩子学业的压力会使自己心态变老,发现生活中乐趣的敏感度也下降了,“没时间、没心思经营自己的朋友圈了”。加上白天上班晚上辅导孩子,有时候孩子闹腾不听管教会引发家庭矛盾,一天忙下来也没有时间和心情去发朋友圈,她略带调侃地笑着说:“简直是累到脑子都不清晰,表达都不流利,更别说发朋友圈了。”

  “职场内卷已经够残酷了,难道在下一代教育的问题上,还要比比谁投入多?”胡丹朋友圈“别人家的小孩”三年级就去考雅思、考托福了,口语也很流利,自己给孩子花了1.5万元去报每周两节和外教交流的英语班,该花的钱、该报的班一点没落下,但“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还是那么大”。眼看着下一代身上的教育内卷愈演愈烈,胡丹感到深刻焦虑,“教育内卷的问题无解,有时候只能眼不见心不烦。”在她看来,似乎只有大家彼此克制“晒娃”,尤其是晒成绩、晒才艺,才能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为彼此留些体面。

  在杨樾看来,大多数四年级以上孩子的家庭都是不快乐的,即使孩子学习不用操心,家长还要为了小升初和其他各种问题而焦虑,更何况学习不用操心的孩子比大熊猫还要少。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问题,即便学习不用操心,还有别的问题,哪个家长也不会跟别人说自己孩子让人发愁的一面,所以不说话的成了大多数,既没什么值得炫耀的,也不愿说孩子不好,就干脆不说话了,渐渐就形成了“四年级蒸发现象”。

  除此之外,随着孩子年龄渐长,步入青春期,叛逆逐渐严重,使得亲子互动不如从前那般亲密,也是孩子年龄越大,家长越少“晒娃”的原因之一。

相关信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