皖西北信息网

网球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体育 > 网球 > 加拿大好手达布劳斯基是如何走上网球道路的

加拿大好手达布劳斯基是如何走上网球道路的

WTA Insider推出全新专栏,带你走进巡回赛双打球员的内心世界。本期人物是加拿大好手达布劳斯基,她的双打最高排名来到过第七位,最近三年都获得了WTA年终总决赛的参赛资格。在这次的专访当中,达布劳斯基谈到了幼年学球经历以及专攻双打的原因,而作为球员工会的一员,她也讨论了目前双打选手的处境和未来的发展目标。一起来看看吧!

加拿大好手达布劳斯基是如何走上网球道路的

WTA Insider:你是如何走上网球道路的?

达布罗斯基:其实也是一个比较偶然的契机。我的家里没有人打网球,这一点和别人不太一样,因为对很多网球运动员来说,要么是他们的父母打球,要么是兄弟姐妹打球。所以他们有机会和家人一起去网球俱乐部,然后加入其中。但对我而言,情况完全不是这样。

我七岁那年夏天,父母都在工作。我父亲的一个好朋友带着她的儿子从波兰过来,她的儿子比我大三岁,她在我不上学的时候负责照顾我。那年夏天,我们翻出了几把球拍,去了我家附近的公园,开始试着对打。有一个人刚好在那边,他过来问我是在哪里学的。那时我才七岁,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只好告诉他说我不知道。

那天晚上,我在父亲下班之后和他讲了这件事,我说:老爸,公园里有留着胡子的人问我在哪里上的课。一开始我父亲也是满头雾水,他说:“什么?这人是谁啊?”他看上去非常担心。

后来他就去了一趟,那个人还在,他们就聊了起来。我的父亲甚至不知道我开始打网球了。那个人说:“这样啊,如果你的女儿没上课的话,你或许应该让她去学一学,因为她的手眼协调能力看上去很不错。”

于是那年秋天,我就在当地的一家网球俱乐部学球。第一堂课是半个小时,慢慢变成了一个小时,我也从一周一次变成了一周两次,就这样慢慢上道了。大概练了一年吧,我就去参加当地的比赛,又过了一年,我参加了更多比赛。我住在渥太华,后来开始往蒙特利尔和多伦多跑,参加青少年赛事,这是一切的开端。

WTA Insider:那你喜欢网球运动的哪一点呢?

达布罗斯基:我比较喜欢手眼配合的运动,而不是看脚下功夫。所以比起足球,我更喜欢网球、排球和乒乓球。我感觉自己还是挺擅长的,这也让它变得更加有趣。因为我是独生子女,网球也是独自上场,这可能有些关联。这种感觉并不陌生,就是一个人自娱自乐。

一开始可以说我很幸运,有运动天赋,所以能打好网球。对我而言,刚开始并不是因为喜欢这项运动,而是因为我比较擅长,所以喜欢打。

WTA Insider:那从什么时候变成了“我喜欢这个,也擅长这个”?

达布罗斯基:老实讲,大概花了20年吧(笑)。

对一个年轻的姑娘来说,参加这种个人的项目,想建立起亲密的友谊是很困难的。作为独生子女,我不是来自一个大家庭,平时总是一个人独处。一开始我很喜欢这种感觉,因为自己深有体会,随着时间推移,我发现自己有些想念独处的时光。

一旦你开始到世界各地征战,竞争变得更加激烈,压力也越来越大。不过你也会想:“我还是挺不错的,赢过一些国际比赛。”你会感觉自己正朝着这项运动的顶尖梯队靠近,哪怕是在青少年时期。这时你会想,我得坚持下去。但与此同时,随着时间推移,享受独处的时光变成了一种挑战。

这很困难,因为两个人今天还在你争我夺,第二天就想成为朋友。有时两者很难兼顾,可有些人就能做到,这很了不起。我认为这种关系在网球运动中是非常特别的,但是如果有一种方法能让这个过程变得更加自然,那么对大多数女选手来说,网球能带来更长久的快乐。

WTA Insider: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可以往职业方向发展的?

达布罗斯基:说实话,我还很年轻的时候就做出了这个决定,只是因为当年加拿大没有那么多网球运动员。所以说,如果你在国际青少年比赛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这虽然不能保证你一定会在职业巡回赛中大获成功,但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指标。很多有网球经验的人和我说:“你一定要坚持打下去,这是你应该为之奋斗的事业。你有潜力,那么就努力实现它吧。”

我的父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因为他们没有这方面的背景,不知道竞争的大环境是什么样的,他们也要不断学习。但在我的青少年时期,我的父亲还是参与了很多,因为他自己很有运动天赋,也懂一些生物力学的知识。他在技术上给了我很大的帮助,但是涉及到精神层面的东西他也无能为力,他不知道独自上场是怎样的感觉。

这是我年轻时缺乏的部分,一些精神层面的指导。有父母的支持是一件很棒的事情,但与此同时,他们了解的东西有限,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。可有时候你需要的只是父母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这就够了。如果能有人在青少年时期给我一些不同方向的指导就好了,那样的话我想我会更喜欢网球的。

WTA Insider:你是如何做出主攻双打的决定的?

达布罗斯基:我在国家培训中心呆了几个月,也的确取得了一些成绩。但那时是我第一次受伤,因为教练不太注重营养方面,我差点儿得了贫血。当年我17岁,第一次离开家,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。

那时我别无选择,只能自己摸索道路。我开始转战ITF巡回赛,我的父亲也会跟着我一起征战。如果能负担得起教练的费用,我会尽量带着教练一起去,但我没有钱来聘请一个全职教练,所以那时真的很艰难。有几年这种模式还挺好的,但我需要更进一步才能达到更高的水平,我需要有人在身边指导。

在经济上是不可能的,所以到了做出选择的时候,我该怎么办?

我的解决办法是双打。如果我在单打前两轮就输了,我也有可能在双打当中打进半决赛或是决赛。所以我开始思考,自己的技术能不能调整到双打模式,也许会取得成功。我试着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这一边,找一些最优秀的搭档组队。我很幸运能做到这一点,也把双打排名提到了足够高的位置,让其他选手愿意来找我搭档,现在能参加所有的这些比赛。

20岁出头的时候,我经历了一番痛苦的挣扎:“我现在应该做什么?我负担不起教练的费用,但我需要变得更强,提高自己的单打排名。”我很感激,在迷惘的时候看到了双打这个选择。

WTA Insider:你说职业生涯早期的经济困难让你选择专注双打,那么如果你年轻的时候有机会兼顾单双打,你会这样做吗?

达布罗斯基:我肯定会都打的。相比单打来说,我更享受双打,但我觉得我可能会在单打上再逼自己一把,这样就可以喘口气了。你不会说在打比赛的时候想着,这一站必须打得很好,才有资格参加下一站比赛。这种压力很大,很多排名处在二百位到四百位之间的球员都有同样的感受。她们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近,能参加大满贯资格赛,但还不足以突破TOP100,只有排名到了这里才能直接入围大满贯正赛,你在经济上才能有保障。

WTA Insider:能不能详细谈谈双打球员的经济困境?

达布罗斯基:这很有挑战性,因为双打球员的收入按百分比计算大概是单打球员的17-21%。所以说你必须赢很多场比赛,才能获得稳定的收入。这是非常棘手的事情,因为如果你有几周打得很差,那么甚至入不敷出。

对我来说,我的目标就是争取在参加的每一场比赛当中竭尽全力,我也足够幸运,到目前为止取得了很多不错的成绩。我现在的经济状况处于一个稳定的阶段,这是一个福音。

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。我是球员工会的代表之一,我们正在努力地推动更多的双打项目,因为我认为双打也有广阔的市场,还有很大的球迷基础,但是我们还没有得到必要的曝光。

在网球俱乐部里,大多数成员都打双打,他们有自己的联赛,竞争也很激烈。这些都和双打有关。

所以我们正在努力填补和球迷之间的距离,想要看到更多的双打。我经常收到一些信息,问我什么时候比赛?到哪里可以看?但如果没有直播信号的话,基本上就看不到了。

相关信息: